OPE轩OPE文学网 -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!

OPE轩

少女小渔

时间:2019-04-21来源:本站OPE 作者:大浪滔滔 点击:
少女小渔今年十六岁,花季年龄便已辍学。因天生活泼,又讲义气逞英雄,所以在她们的朋友圈被奉为杀马特长公主。
   放荡不羁的性格也是青春少年的致命武器。从初中开始小渔就早恋了,整日和男女同学混在一起,甚至结交了社会上的不良少年。喝酒抽烟也成了小渔的家常便饭。
   那日,小渔的一个姐妹被男同学欺负了,她不由分说直接把那个男同学的摩托车推进河里,气不过还把男同学的头打破了。从此以后没有人敢招惹她。
   善恶到头终有报,高飞远走也难逃。
   终于,由于小渔的放纵,小小年纪得了严重的妇科疾病。开始的时候小渔懵懂不知,后来上网查看后自己害怕了。为了不让家里人知道,便隐瞒起来。直到有一天,小渔晕倒在卫生间被妈妈发现后,才知道她病得如此厉害。
   小渔妈看到孩子这样,愧疚自己太过于娇宠孩子了,特别是孩子的姥姥更加溺爱她,何曾想这舐犊之爱反而害了她。
   小渔妈领孩子在县立医院做检查,医院大夫对小渔妈说道:“孩子病得很严重,我们不敢收,您去其它医院看看吧。”无奈之下,小渔妈又带她来到市立医院检查,市立医院的大夫也说治不了,下体都化脓了,无法保证给孩子治好这个病。小渔听到此话,天旋地转起来,往日的威风一扫而光,身体的病痛折磨的她不想再说一句话。
   小渔妈嘟囔着,说自己在作孽,生下这么一个不听话的闺女。后来经过朋友介绍去了市里一家私人诊所,这家诊所专门治疗妇科疾病出名。通过检查,大夫直接训斥小渔妈道:“你这父母是怎么当的?我第一次见这么厉害的病,还要不要命了?”小渔妈顿时语塞,羞愧难当无言以对。最后还是说道:“大夫求求你救救我们家小渔,多少钱都可以。”大夫见到二人也怪可怜的,便又说道:“治治看吧,这也要看孩子的造化。”小渔妈听后千恩万谢。
   小渔的父亲是个包工头,听说孩子得了这种症状,气的摔碎好几个碗,生气归生气,姑娘还是亲生的啊!他叹了口气,便拿着十万块钱去了诊所。看到女儿,小渔爸自怨自艾,硬是自己压住了火爆如雷的脾气,唯恐吓跑了女儿耽误治病。他太了解她了。送完钱,小渔不愿意见自己的爸爸,内心说不上来什么滋味,只是东躲西藏。小渔爸无奈只好独自一人回家了,路上一直嘟囔着:“这孩子没救了,再也不管她了。”深夜时分,小渔爸又穿上衣服悄悄来到诊所,隔着玻璃窗看见女儿躺在病床上的那一刻,两行老泪掉了下来。
   那天,小渔妈回家给小渔拿换洗衣服,正好碰到邻居王婶。
   王婶属于三姑六婆性质的女人,没事就跟四邻八舍的女人在一起胡叨叨,一会说谁家的小姨子怀孕了,一会说谁家的笤帚疙瘩成精了。反正东家长李家短三个蛤蟆六个眼的事一大堆。小渔妈故意躲避着王婶,生怕她那张嘴又要颠三倒四。王婶磕着瓜子笑眯眯的迎脸问道:“小渔妈,这几天都不见你,干什么去了,神神秘秘的?”
   小渔妈说道:“小渔长点病,住院呢。”
   王婶好事地问道:“哎吆,孩子没事吧,这时间可不短了吧?”
   “没事,大夫说是蛇缠身,快好了。”小渔妈边回答边想尽快摆脱王婶的询问。
   王婶又搭话道:“这蛇缠身可厉害着呢,我听说啊,腰的周围都是疱疹,像是皮带一样裹着,要是这蛇的首尾相接啊,准出人命!呸呸!看我这乌鸦嘴,小渔妈别介意啊?”
   小渔妈摇摇头苦笑着,消失在小区胡同尽头。
   过了约一个月时间,诊所大夫对小渔妈说:“孩子的病好得差不多了,再转省立医院进一步细化治疗,我这里设备太简陋了。另外千万记住给孩子勤换内衣内裤,别再感染了,特别注意下体卫生。”小渔妈感激地应诺着。
   小渔妈带小渔去省立医院的时候,母女二人还吵了一架,小渔固执己见说自己好了,没必要再去大医院复查,非要出去再和那帮狐朋狗友玩耍。
   小渔妈费尽心思才把小渔弄到省立医院。医院大夫说:“这病好治,需要电疗,希望孩子配合治疗。”
   小渔妈急切问道:“大夫,需要多长时间能彻底治愈啊?”
   “一个月吧!别着急慢慢来。去给孩子办一下住院手续吧。”大夫答道。
   开始几天小渔还算老实,能主动配合医师治疗,后来因为电疗实在疼痛难忍,她便趁护士不注意夺门而出,找个隐蔽之所藏了起来。小渔和大夫就像猫鼠游戏一样折腾了一个月方才了事。
   到了出院那天,小渔爸说早上八点开车来接她们母女俩回家,临近中午十二点也不见他的身影。
   小渔等的不耐烦了,急躁着说道:“我爸肯定不要我了,不要我你们生我干什么啊?当时只是图快活吗?你们生了我就要对我负责,你们管过我吗?”
   小渔妈听了此话懊恼不已,二话没说就扇了小渔一巴掌,小渔脸上立即留下深红的五指印记。
   小渔大叫一声,推开母亲冲向阳台窗户,嘶哑着声音说:“我不活了,我要跳楼!”
   众人皆惊,此时一位护士眼疾手快,赶忙把小鱼从窗户上拉下来。
   小渔一看跳楼不成便夺门而去,转眼不见了踪影。
   小渔妈吓得瘫痪在地板上,捂着双颊抽泣开来,自语道:“我怎么养了这么一个女儿啊!”
   这时小渔爸也赶到了,见状惊讶问道:“这是咋了,孩子呢?”
   “跑了!”
   “跑哪里去了?!”
   “不知道!”
   “这个死丫头,就是欠揍了!”
   “你还埋怨孩子,你上午去哪里啦?孩子给你打电话也打不通!”
   “这不是堵车吗?手机也没电了!”小渔爸的解释似乎合理,又似乎敷衍。这些难道就是理由吗?这本来是一家人可以通过此次看病缓解矛盾的好时机,但是因为小渔爸的迟到反而把矛盾激化了。
   这时护士过来劝说道:“您二位还是赶快找孩子去吧,医院禁止大声喧哗。”
   小渔妈办完出院手续便和小渔爸回家了。
   在自己的家门口,小渔妈把钥匙插进锁眼,慢慢转动着钥匙,好像是在拨动千斤大石一般。她心里忐忑不安,孩子是不是自个回家了?孩子是不是正在沙发上看电视呢?还是正在洗衣服......
   “救救孩子!”也“救救大人!”
作品集大浪滔滔 责任编辑:秋OPE
顶一下
(1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关文章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发布者资料
大浪滔滔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: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:2019-04-18 09:04 最后登录:2019-05-02 08: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