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PE轩OPE文学网 -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!

OPE轩

我们的心多么顽固(第二章)

时间:2019-05-11来源:网友提供 作者:叶兆言 点击:
我们的心多么顽固(全文在线阅读)  >  第二章
 
       阿妍很快就调到城里,她是第一批回城的知青。要说当时也没有什么特别的门路,用她的话来说,就是运气好。拿到回城通知的时候,她突然跑来找我,让我看那张通知,并且提出要我送她回南京。我感到很震惊,插队这么多年,这是她第一次主动跑来找我。当然让我更吃惊的是她竟然要离开农村回城了。我做梦也没想到她会回南京,而且说走就走,而且还要我送她回去。
       一开始我并不明白她的用心。我想一定是有很多东西要带回去,她不过是看中我的体力,可是真到了出发那天,我才发现她根本就没什么行李。她把东西都留给了谢静文和李惠娟,临行前,三个人抱在一起大哭了一场。我在一旁看着,心里不是滋味。一是觉得这三个女孩子抱在一起,多少有些滑稽,另外也想到阿妍这一走,远隔千山万水,我可是彻底没有了希望。我老四本来就配不上阿妍,现在她又变成了城里人了,我更高攀不上。
       一路上,我不知道说什么好。反正是觉得就要失去她了,很不情愿,舍不得,又无可奈何。很显然,我的情绪十分低落,不时地产生一种活思想,仿佛有一只耗子躲在心里某个角落里,动不动就溜出来转一圈。她倒是有说有笑,比平时待我亲热多了,还请我上了回馆子,炒了两个菜。那时候知青都很穷,上馆子破费是很难得的事情。她当然知道我的心情很复杂,上菜的时候,笑着问我:
       “我回南京,你是不是不高兴?”
       “怎么会,我当然高兴。”
       “你真高兴?”
       “当然真高兴。”
       她突然不笑了,说:“你脸上的表情,可不是太高兴。”
       我于是就笑起来。一开始还有些勉强,很快就开怀大笑,笑得很开心。毕竟我是爱阿妍的,没有理由不高兴。我说我是羡慕你,是真的羡慕。我说我当然应该为你的事情高兴。我说这是你高兴的事情,我怎么会不高兴。到了南京,到了铁道宿舍大院门口,我将行李递给她,打算就此与她告别,没想到她会邀请我去她家。我当时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,有些犹豫,她却非要我去,不容我有半点推托。我可不是那种扭扭捏捏的男人,想去就去吧,反正这是也最后一次,豁出去了,能认准和记住一个地方也好。
       我做梦也没想到,在向她父母作介绍的时候,阿妍竟然直截了当地说我是她的男朋友。我大吃一惊,不仅是我吃了一惊,她父母的眼神也直了,目瞪口呆,木木地看看我,看了好一会,再回过头去看阿妍。我做梦也不会想到,阿妍会在自己父母面前,突然将我们的关系这么定下来。我做梦也不能想到她会采用这种极端的方式。在我与阿妍的交往过程中,始终都是我表现得积极主动,长期以来,一直是我在扮演着追求者的角色。我做梦也不会想到竟然还会有这样一天。
       突如其来的幸福像海洋一样把我淹没了。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内,我不过是觉得她不再像过去那样对我不理不睬,不像过去那样有意躲避我。我不知道她已经开始喜欢我了,而且是真的有些喜欢上我了。幸福突然从天而降,幸福像一场暴雨,说下就下来了。我真没办法形容自己的快乐心情,恨不得立刻就能扯开嗓子,跑到空地上去大喊几声,说阿妍已经喜欢我了,说阿妍已经属于我了。我真想对着空旷大喊,说我老四现在是天下最幸福的男人。这突然发生的一切实在是太不可思议,一直到阿妍送我下楼的时候,我还在担心自己是不是在做梦。到了楼下,就在门洞那里,我胆颤心惊地看着阿妍,用一种还在发抖的声音问:
       “这不会是说着玩玩吧?”
       我们开始处于热恋之中,阿妍源源不断地给我写信,一封接着一封。在那些充满激情的情书中,她一方面鼓励我要安心扎根农村,同时又反复向我保证,说就是海枯石烂,对我的爱情也不会变心。搁在今天,她绝对是上好大学的料子,一手字写得很漂亮,文采飞扬。阿妍不上大学真是可惜了,在学校读书时,她就是好学生,到高考恢复的时候,她已经三十岁,要不是我拦着,说不定还真考上大学了。
       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虽然处于热恋之中,虽然我们的关系已经确定下来,说老实话,我这心里并不感到踏实。我开始想尽一切办法回城,什么扎根农村,什么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,那都是些蒙人的鬼话。想到阿妍远在南京,我连一天都不想再在农村待下去。对我来说,有阿妍的故乡南京就是天堂,没有阿妍的农村就是地狱。
       我知道阿妍父母的态度,他们根本不可能接受一个家庭成分不好,而且仍然还在农村插队的女婿。我到阿妍家去,她母亲总是暗示阿妍已经不小了,她是家里的老三,上面有两个已结婚的姐姐,下面还有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。那弟弟是她家的太子,生了五个女儿以后,才有这么一个宝贝儿子,一家人都围着他转,都以他为中心。她母亲总是说,如果我不能调回南京,就不要再耽误阿妍了,很多条件好的男孩都喜欢阿妍,有当兵的,有军工厂的,还有干部子弟,而我却是一个回不了城的知青,父亲还是历史反革命。阿妍的大妹妹说结婚就要结婚了,小妹据说也快有男朋友了,她母亲明显地不欢迎我与阿妍来往。
       那是我最失落的时候,每次去阿妍家,都会感到一种畏惧。每次离开,我的畏惧便差不多已成了愤懑。我当时的自尊心一次次受到前所未有的伤害。阿妍拿她的母亲毫无办法,只能徒劳地安慰我,一再表明她绝对不会变心,一再表明她并不觉得一个人在城市,另一个人在农村,就一定是什么了不得的障碍。阿妍说她父母迟早都会接受我的,因为现在毕竟是新社会,恋爱自由婚姻自主,年轻人的爱情,父母是阻拦不了的。我的心情因此变得非常恶劣,在阿妍面前,我表现得像个温顺的小绵羊,可是到了社会上,动不动就拳头发痒,就像找个机会发泄发泄。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